朝天宮下的水道與運瀆有關。 資料圖片
  上周祿口機場T2航站樓啟用,南京明年就能越過大洋,直通北美。昨天城西幹道、江東路全線貫通,南京快速路最終合圍。“要想富先修路”的道理,其實古人就懂。回顧歷史,南京有過多次“里程碑式”的交通發展,陸運、水運,直接或間接地決定了城市今日的圖景。上溯伍子胥修胥河,打通太湖與長江,到近代張之洞在城內修了第一條現代意義上的“大馬路”。今天,揚子晚報為您回顧南京歷史上幾次“大提速”。
  揚子晚報記者 張可
  春秋戰國時期
  伍子胥在高淳挖出最早運河
  江南並不是一馬平川,南京就處在大小丘陵的包圍中。在刀耕火種的古代,從蘇南到南京其實並不好走。春秋時期,地處江南的吳國就面對這個麻煩。在伍子胥、孫武的治理下,對外擴張,奪取霸權已是國家的必然選擇。
  今天仍蜿蜒在高淳鄉鎮間的胥河,就是記載中南京第一次大型交通工程。清光緒年間的《高淳縣誌》這樣記載:“胥河,吳王闔廬伐楚,伍員(即伍子胥)開之,以通松道。”當時,從太湖到長江,其間崗阜連綿,流水阻絕。因此,伍子胥徵召士兵、民夫20萬人開出了胥河。它從蘇州通到太湖,經宜興、溧陽、高淳,穿固城湖,在蕪湖接長江,全長100多公里。有了這條“快速通道”,前線兵員、糧草源源不絕,才有日後伍子胥攻入郢都,鞭屍雪恥的故事。
  胥河是人類有記載的現存最早的運河,開鑿於公元前506年,它比京杭大運河的前身“邗溝”早上十幾年,2300年後,歐洲人才開始修運河。這兩條運河都是吳國的國家工程,為西進伐楚、北上伐齊,鋪平道路。雖然吳國窮兵黷武,最終覆滅,但胥河為兩岸帶來了繁榮。
  今天的胥河,經高淳東壩、下壩、定埠,至溧陽朱家橋椏溪河口東接荊溪南河段,連通在宜興流入太湖的荊溪,是高淳、溧陽間引水灌溉和通航河道,故又稱淳溧運河。
  秦朝時期
  秦始皇“馳道”修到了棲霞
  秦滅六國,中國曆史上首次大一統,實行“車同軌、書同文”的標準化。嬴政在第二年就啟動“國道”建設,下令修築以咸陽為中心的、通往全國各地的馳道,以加強統治。江南遠離咸陽,又是楚國故地,皇權的觸角必須到達這裡,因此馳道就修到了南京。南京也因此納入全國的交通體系中。《史記》記載:“始皇三十七年,東巡會稽,還過吳,從江乘渡並海上至琅琊。”江乘縣約在今天的仙林大學城,是秦國“廢分封、立郡縣”的產物,馳道也經過這裡。
  馳道是什麼樣子的呢?據記載,從《漢書·賈山傳》中得知,秦馳道在平坦之處,道寬五十步(約今69米),隔三丈(約今7米)栽一棵樹,道兩旁用金屬錐夯築厚實,路中間為專供皇帝出巡車行的部分。這是當時規模宏大的築路工程,對於陸路交通的發達,促進經濟文化的交流,具有重大的意義。有了便利的交通,秦始皇無需分封,就能管理龐大的帝國。但遺憾的是,馳道是皇帝的專用車道,皇帝下麵的大臣、百姓,甚至皇親國戚都是沒有權利走的。
  早年間,棲霞街道的西湖村、朝陽村還可見馳道遺跡。而民國17年(1928年)修建的“太龍線”(太平門—龍潭),從太平門經崗子村、岔路口、堯化門、棲霞、東陽至龍潭,全長32.55公里,沿用了秦馳道的線路。
  六朝時期
  孫權從方山挖運河直達太湖
  東吳立國之初,一切物資都需要蘇南吳地供應,最初的做法是,貨物從蘇州出發,沿運河運送到鎮江,再走長江溯流而上到南京,風險很大。因此孫權從江寧的方山開鑿,經過句容,直達太湖,這條運河被稱為“破崗瀆”,是吳都建業的生命線,並經歷的整個六朝時期。隋滅陳後,“破崗瀆”被廢。
  而南京城內的水系,可以分為南北兩片,鼓樓以北是金川,鼓樓以南則是“秦淮流域”。但若在城內遇到的一些零散的水系,別都概括成“秦淮河支流”,因為它們不是自然形成的,而是歷朝歷代修建的運河水道。
  六朝繁華時,南京作為首都當然要發展交通,當時的人們偏愛挖掘河道,如此既方便運輸,也可方便愛玩的六朝貴族,城垣周圍就出現了大小近10條溝渠。今天的南京城裡,珍珠河、珍珠橋、清溪路等地名,都與這段歷史有關。
  比如運瀆,這是連接秦淮河與“皇家花園”苑城的水道,開鑿於東吳時期,如今大部分已經消失,但朝天宮南文津橋下的水道,與當年運瀆的西部“支流”有關。此外,南京現存的地名中,蓮花橋、紅土橋、正洪街、嚴家橋、大石橋等都與運瀆有關。而根據研究,倉巷橋、鼎新橋、豐富路、南臺巷連接的,則是當年運瀆的主幹。
  青溪則是與運瀆東西呼應的另一條重要水道,它既是運輸途徑,也是都城東南面的重要軍事屏障,也是貴族們居住和游樂之地。今天中山東路的清溪路就是沿用“青溪”的地名,但路西側的水道與明故宮宮城有關,並非六朝遺留。
  城內現存的還有一條珍珠河,它北通玄武湖,南至浮橋。它最早開鑿於南朝,溝通玄武湖與運瀆,引來的玄武湖水,作為建康宮的護城河。相傳陳後主在河上泛舟游樂,寵妃張麗華佩戴的一顆珍珠掉入河中,後主派人打撈,沒有收穫,便下令抽乾河水,最後也沒有尋到,只弄得河裡許多珠蚌因缺水乾涸而死,“珍珠河”便由此得名。
  南唐時期
  中華路是當時規格最高的道路
  南京的老城發展,被稱為“疊加式的”,歷代發展的重點基本在鼓樓以南,所謂“南不出中華門,北不過鼓樓崗。”因此一些前代遺存,後世也繼續使用。比如今天仍然是重要幹道的中華路,它的前身是千年前的南唐宮城的御道。
  這也是解釋了南京城的南大門——中華門,對應的不是今天的中軸線——中山南路,而是中華路。作為宮城御道的中華路,是這個國家規格最高的道路,皇帝的車駕可以從宮城的北端內橋,一路向南,出中華門,到達秦淮河畔。
  南唐被宋朝滅亡,北宋朝廷並沒有故意貶低南京,只是將南京降格為“省會”,改稱“建康府”。宮殿、房屋也沒有人為損壞,因此南唐的御道,以及老城南整個人文風貌也得以最終保留至今。在上世紀30年代南京首都建設的高潮中,中華路被拓寬改建成現代柏油馬路,兩側改建成近代式樣的商業建築,今天的中華路又成了一條頗具民國風情的街道。今天的中華路也是老城南的“中軸線”。在明清鼎盛時期,中華路曾是全城最繁華的街道,並還以路為界,將城市南部的繁華街區劃分為“門東”和“門西”兩大部分。
  晚清時期
  張之洞修建第一條馬路
  鼓樓以北的城區,明代是衛戍部隊的駐地,即便到了清代,民居、商業也不發達。而南京歷史上第一條“馬路”則直接改變了這個狀況。
  晚清,經過太平天國的戰火浩劫,南京百廢待興。原有的“石板大道”,石板多已不存。最初修繕,居然用斷磚充數。雖然道路大多“中間高兩側低”,設計上有利於排水,但斷磚組成了小水坑,陰雨天就是泥塘,冬季變成“溜冰場”。而修繕工作,還需要官民合資。
  1895年,時任兩江總督張之洞下令修築“江寧馬路”。這條路從下關碼頭開始,經過儀鳳門、鼓樓而直達位於大行宮的兩江總督署。“馬路”用磚石鋪成,石料採自紫金山,參照上海租界的馬路技術結構標準。雖然寬度僅6米到9米,今天約為“雙向單車道”。但這條路是南京交通從土路、古道轉向近代道路的起點。不過,今天這條“馬路”已經被分割成段,消失在城市中了。
  《南京通史·清代捲》記載,馬路還有相應配套。考慮客、商從下關碼頭登岸進城,張之洞設立了南京最早的“公交機構”——“成泰馬車公司”。此舉直接開啟了城北地區的經濟發展。《申報》報道稱,沿路“商民逐漸起蓋,房屋夾道,店肆林立”。張之洞在上疏中稱,城北“不過三年,可成街市”。
  “第一路”修好後,張之洞又在老城南,規劃一條馬路。這條路以鼓樓為起點,向南延伸,經過貢院,再到鈔庫街,最後至聚寶門(今中華門)之外。不過在開工之際,張之洞調回湖廣,由劉坤一主政兩江。他發現,此前的規劃經過民房密集的老城南,工程一開,必然要拆毀大量民房,百姓被迫動遷。因此,劉坤一修改了前任的規劃,選擇了一塊民居房屋間距較寬的區域,盡可能不影響百姓、商家。自此之後,南京修馬路成為風潮,分別在三牌樓、大行宮、內橋開通了幾條支線。  (原標題:第一條馬路,你知道是誰建的嗎?)
創作者介紹

陳奕迅Solidays

ng52ngmw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