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民魏歲蓮(左)家水井乾枯,吃水只能從鄰居井里借水 本報記者 閆文青 攝倪先生掀開套在水龍頭上的紙盒子,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銹跡斑斑的鐵疙瘩,“唉,沒留意,這水龍頭生鏽都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。去年年底入戶的自來水管道已全部鋪好,到現在半年過去了,還是一滴水都沒有。”
   當時聽說要通自來水,村民高興得睡不著覺
   長安區欒鎮街道辦鴨池口村人口約5300人,以前村民取水除了來自官井之外,還有一些來自村民家裡的自備井。
   大約從3年前開始,這個村子的地下水水位迅速下降,原先30多米的水井慢慢都乾涸、枯水,直至完全不能使用。
   2013年春節過後,村裡傳來好消息,一項惠民水利工程將開始施工,當年年底就可以為家家戶戶供上自來水。緯5街一位年近7旬的魏姓村民說:“當時聽說要通自來水,把人高興得好幾天睡不著覺。”工程進展得並沒有村民想象的那麼順利。“去年一次村黨支部會議上,村上領導就說過年底以前一定會通上自來水。”倪先生說,工程去年11月左右就結束了,可自來水至今沒來。
  到別處取水,村民摔骨折
   因為一直等不到預期入戶的自來水,村民的用水再次成為難題,很多村民只好自己想辦法。
   60歲的倪思民家裡原來有一口30多米深的水井,去年也乾涸了,只好去子午谷口取水。“我一般是下午6點左右,騎著電動摩托車去,帶上3個塑料壺,每個壺可以裝15公斤水,我和老伴夠用三天。這段路有3公里左右,自從家裡水井幹了以後,無論風吹日曬還是雨雪天氣,只要沒有水了,就要去取。”倪思民說,今年四月份取水曾經摔骨折。
   記者見到鴨池口村的緯一街到緯八街,很多人家的門口堆放著大量的泥土。一位村民笑著說:“這都是剛剛打井挖出來的,還沒有來得及清運,就堆在自家門口。”
   緯八街西段一位村民說,他們家已經打過兩口井了,其中一口前一段時間已經填埋了,“其實是打了3口井,前面兩口井都幹了。只有現在新打的這口井有水,50多米深。”他說,原來打一口井需要五六千元,現在幾乎都在一萬元以上,“而且現在還只有一臺打井機器,要打井也要排隊等。”
  街道辦回應:正準備調試供水
   昨日下午,欒鎮街道辦一位邢姓負責人說,鴨池口村的自來水工程是一項國家和省上安排的農村飲水安全項目。
   “由於這個村子比較大,管道鋪設周期較長,再加上一些村民長期在外打工,也阻延了施工進程,到現在管道基本上鋪設完畢。因為自來水水井用電負荷需要,要重新安裝一臺變壓器,所以我們又多方協調,終於把變壓器裝上。這之後又要安裝變壓器計算器,啟動變壓器時還要有高壓停電計劃……”這位負責人表示,現在終於一切就緒,就準備調試放水了。他表示,只要調試完畢,將施工中的一些管道故障徹底排除以後,鴨池口村就可以實現全面供水了。
   本報記者 景冀  (原標題:水龍頭已生鏽自來水還沒來)
創作者介紹

陳奕迅Solidays

ng52ngmw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